<big id="xzxbp"></big>

<big id="xzxbp"><strike id="xzxbp"></strike></big>

<strike id="xzxbp"><noframes id="xzxbp"><pre id="xzxbp"></pre>

<em id="xzxbp"></em><thead id="xzxbp"><noframes id="xzxbp">

<pre id="xzxbp"></pre>
<font id="xzxbp"><th id="xzxbp"></th></font>

<th id="xzxbp"></th>

愈演愈烈,美國年輕人正在加速逃離職場

王瓏潤 原創 | 2022-03-14 17:54 | 收藏 | 投票

 

近幾個月,美國招聘市場慘遭淪陷。

美國社交平臺Reddit甚至有一個訂閱者高達100萬的“反工作小組”,一度將“全民一起失業”的口號炒得沸沸揚揚。誠然,美國的辭職大潮非一日之寒,大概在去年,逃離工作崗位的年輕人就越來越多。

根據美國勞工部的數據,2021年8月份,美國共計有430萬人離職,僅僅一個月之后,人數又增加到了440萬,約占全國勞動力的3%。谷歌數據顯示,“如何寫辭職郵件”的搜索量曾經在三個月內環比增加3500%。

與此同時,美國還有1040萬空缺職位,740萬失業人數。Blind上有人做了一個辦公投票,有3064人參與了投票,有63.4%的人希望在家辦公,36.6%希望在辦公室辦公。

毫無疑問,美國年輕人高度信奉自由主義,但這種觀念卻逐漸滲透到生活的各個領域,繼而掀起一場場血雨腥風。比如《時代周刊》報道,僅在五天之內,美國各行各業就發生了10次罷工。對于他們來講,寧愿在家里待業,坐吃山空,也不愿出去上班。

工作誠可貴,自由價更高。但有些無奈的是,整個美國的職場并沒有因為他們的勇氣而發生任何變化。

工業熄火,科技凋零?

美國年輕人不缺鐵飯碗,至少在工業鼎盛時代的確如此。

到底能不能讓制造業回流美國?這個問題不止難倒了普通民眾,也讓很多政客皺起眉頭。很長一段時間,美國再工業化迫在眉睫,從奧馬巴時期到如今的拜登,工業資本從海外往回流都是無數人希冀的一種經濟趨勢。

在早期,美國龐大的工業市場堪稱打工人的“天堂”,按照聯合國在1948年發布的《世界經濟報告》顯示,當時美國制造業的產值幾乎占全球總產值的一半。如此繁榮的制造行情造就了大批權利強勢的產業工人。

據悉,當年美國的產業工人無論在福利還是薪水上,都輕松碾壓其他行業。2006年的一份數據顯示,美國三大汽車公司的工人平均年薪超過14萬美元,比同期美國大學教授9.6萬美元高出46%。在美國還是工業霸主的年代,想找一份稱心的工作并不是很難。

尤其是需求量極大的產業工人,相關資料顯示,美國工人的年薪每年都要上浮,大公司一般為3%~5%,小公司因為福利差,需要吸引人加入,往往高達8%,甚至15%。從某種角度來講,企業在工人群體面前過于被動。

以通用汽車為例,此前美國通用汽車突發工人大罷工,共計33個工廠和22個倉庫,約4.9萬名工人參加,導致通用工廠一度癱瘓,累積損失高達36億美元,最終還是企業妥協,通用不得不每年增加1億美元的勞動力成本。

高昂的成本支出讓美國制造業被迫外流,早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美國制造業就開始大規模外流鄰國墨西哥,包括高技術制造業,2001年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比重38.5%,但到2014年,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比重只剩28.7%。

快速的產業稀釋讓一向吃香的工人崗位瞬間萎縮,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美國工人達到最高數字,總數高達20萬,隨后數量斷崖式下滑,最少的時候只有11萬人,比二戰時期更慘淡。盡管美國這幾年一直強調制造業回流,但相關機構預測過,美國至少有40%的制造業再也無法回流。

特別是疫情之后,2021年7月份,美國ISM制造業指數PMI為59.5,較上月下降1.10,美國全部工業部門產能利用率同比增加6.45%,較上月增速下降3.4個百分點,而制造業的空虛是整個求職市場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彌補的。

當然,美國年輕人失去的不止是高薪的制造業,隨著硅谷系的神話消亡,科技領域在招聘市場上也漸漸隱匿,巨頭裁員、節流、股價大跌、線上辦公……分分鐘壓垮打工人,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等科技企業甚至正在失去招聘吸引力。

因為比起屹立多年的本土大廠,美國年輕人寧愿選擇外來企業,比如國內的字節跳動就曾在Blind上風光一時。2020年5月份,Blind統計報告指出,在技術求職者最受歡迎的科技公司中,字節跳動的搜索量增長了10倍,擊敗包括谷歌、亞馬遜在內的所有美國大廠。

誠然,這與企業實力無關。但至少說明了一點,工業的熄火與科技的凋零已經激不起年輕人求職時的任何野心,整個就業市場儼然一潭死水。

“精英主義”永不言?

在美國,精英文化就像烙印在基因里的一種蠱毒,橫掃上下所有人心。大辭職潮流持續了一年多,首當其沖的便是與精英階層毫不沾邊的服務行業,據美國餐館協會的數據,受離職大潮影響,全國大概有130萬個餐館職位空缺。

美國想要一飛沖天,躋身精英行列的年輕人多如過江之鯽,這股妖風從上個世紀刮起,截止今天也沒有要消停的意思。有個很有意思的傳聞,上世紀直到1962年,銀行都是下午三點關門,股票交易所三點半關門。下午五點,地鐵迎來晚高峰,空無一人辦公室會有清潔人員來打掃。在那個時代,清潔工才是這個華爾街最忙的人。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在1982年,美國律師平均每年只需要工作1300個小時。輕松體面,成了外界審視精英階層不可或缺的身份標簽,盡管這種情況很快驟變,投行每周工作80到120小時,狼性文化充斥在職場每一個角落,但這并不妨礙每個美國年輕人都有一個“精英夢”。

醫生、律師、金融、咨詢、審計、IT……這才是美國年輕人心目中向往的職業。在2010年初夏,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臺上宣讀的本科生直接讀博的去向,第一是法學院,其次是醫學院。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年輕人從事的職業直接關系到社會地位,比如《紐約時報》曾經歸納過美國國會議員的職業出身:218名是律師,12名是醫生。

更何況傳統制造業造富幾率也每況愈下,根據公開資料顯示,1982年的福布斯富豪榜上,尚且只有9%的人來自金融業,有15.5%來自制造業,很快到2012年,就變成24%的人來自金融業,只有3.8%來自制造業。

崗位熱度兩極分化,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美國的傳統勞動力在某種層面上處于嚴重短缺狀態,很多行業甚至因為勞動力一度陷入停滯狀態,以建筑業為主,建筑工人大面積流失,一份《交通基礎設施投資經濟分析報告》指出,美國約有65%的主要道路亟待維護或重修,25%的橋梁無法滿足交通需求。

但有一個致命的問題,美國的經濟現狀真的能支撐起如此濃厚的精英文化嗎?先看一組數據,2020年美國GDP被“定格”為20.955萬億美元,年輕人不屑一顧的服務行業占據81.5%,大熱的金融業比例只有8.24%。

還有IT行業,勞工統計局的失業數據顯示,發現全美雇主雖然在2020年發布了136萬個與計算機相關的空缺崗位,但去年計算機和數學相關崗位的失業人員就高達17.7萬名。至于人人艷羨的仕途,眼看美國的地方財政危機,由于面臨巨額預算缺口,各地政府紛紛開啟裁員模式,比如2020年紐約市預計就要裁員2.2萬名市政工作人員。

不可否認,美國的精英主義永不言敗,但當這種意識形態慢慢進化成一種行為邏輯,年輕人該怎么逃離社會層層布控下的精英陷阱,值得每一代人思考。

美國養得起“躺平”的年輕人嗎?

由于失業人群直線上升,美國聯邦政府不得不為失業者的日常生活買單。據悉,2020年年初,每位失業者每周可以領領到400美元的補助,即便是后來降到300美元,但這一筆錢還是成了絕大多數人選擇“躺平”的緣由。

有人統計過,政府的救助金加上失業保險,這意味著不少美國年輕人可以在閑賦在家的前提下,依舊每月有2000美元收入。但一向財大氣粗的美國真的在地方頻頻財政危機的背景下養得起這么多人嗎?顯然年輕人有些想入非非。

2021年9月份,美國當地媒體就報道過,聯邦緊急失業救濟金將于9月6日到期,6日之后全美將有超過700萬失業者失去這份補助。此外,將有300萬人失去州政府提供的每周300美元的失業救濟金。

可突然失去依仗的年輕人似乎有恃無恐,或許對于他們而言,可以投機取巧的方式數不勝數,畢竟賺快錢、賺巧錢在金融經濟高速發達的美國社會并不意外,龐大的失業群體瞬間壯大了股市散戶,Robinhood的用戶數達到1300萬。根據彭博數據顯示,美股的散戶交易者占據了整體美股市場成交量的20%,較之十年前翻了一番。

一項最新調查顯示,從美國政府那里獲得救援資金的年輕投資者中,有49%將部分資金用來購買股票和加密貨幣,并且有四分之一的受訪者是在過去18個月內才開始投資的,失去工作的美國社畜將暴富的希望大部分都寄托在股市里。

以2020年末美國股市估值來算,美國股市總市值已接近美國GDP的200%,對比之下,全球股市市值與全球GDP之比約100%。房地產股無疑在一騎絕塵,隨著美國房價節節攀升,買不起房子的年輕人都不約而同地轉向房地產股票。

短期看來,這種選擇不失機智,截至去年9月22日,2021年交易所交易基金SPDR S&P Homebuilders和iShares U.S. Home Construction分別上漲了32%和27%,超過標普500指數19%的漲幅。但仔細想想,房價高不可及,房地產銷售額不斷下滑,相應的房地產股還會持續大好嗎?未必。

整個美股輾轉到今年都岌岌可危,就在3月7日,美股開盤后震蕩下行,截至收盤,標普500指數跌2.95%,收于4201.09點,創2020年10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道指下跌797.42點,至32817.38點,跌幅2.37%;納指下跌482.48點,至12830.96點,跌幅達3.62%。

是繼續躺下去,還是起來繼續工作?或許這是美國年輕人日夜糾結的生存難題。

也正因如此,大批海歸陸陸續續奔向國內,《2020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向國內崗位投遞簡歷的海歸人員,較上一年猛增33.9%,增幅遠高于2019年和2018年,應屆留學生準備回國就業的人數,比2019年猛增67.3%,增幅是海歸總體的2倍。

豆瓣“海歸廢物回收互助協會”有16400多名成員,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吐槽海外求職艱難。大辭職時代,顯然誰的日子也不好過。

錦鯉財經,深度有趣好運氣,公眾號:jinlifin。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個人簡介
聚焦新商業,助力新消費,感知新趨勢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欧美俄罗斯乱妇

<big id="xzxbp"></big>

<big id="xzxbp"><strike id="xzxbp"></strike></big>

<strike id="xzxbp"><noframes id="xzxbp"><pre id="xzxbp"></pre>

<em id="xzxbp"></em><thead id="xzxbp"><noframes id="xzxbp">

<pre id="xzxbp"></pre>
<font id="xzxbp"><th id="xzxbp"></th></font>

<th id="xzxbp"></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