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zxbp"></big>

<big id="xzxbp"><strike id="xzxbp"></strike></big>

<strike id="xzxbp"><noframes id="xzxbp"><pre id="xzxbp"></pre>

<em id="xzxbp"></em><thead id="xzxbp"><noframes id="xzxbp">

<pre id="xzxbp"></pre>
<font id="xzxbp"><th id="xzxbp"></th></font>

<th id="xzxbp"></th>

警惕失業潮的襲來

孫立平 原創 | 2022-01-16 15:5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一次巨大的失業浪潮正在涌來 中國迎來艱難十年?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日前在一則短視頻(該視頻是2021年9月錄制)中說,一次巨大的失業浪潮正在向我們涌來,構成這次失業浪潮的源頭大體來自五個方面

 

首先是陷于困境的房地產在大量裁員;其二是外商外資企業紛紛撤離;其三是中小企業的不景氣、倒閉潮;其四是教育雙減引發的對于教培行業的整頓;最后是跨國電商的整頓,比如亞馬遜平臺整頓電商秩序,出現批量封店、封號情況,一批中國跨境電商巨頭陷入困境。

 

孫立平一直以來以社會學的眼光觀察著中國社會的變遷,早在2003年就提出“斷裂社會”、“新失業群體”等概念。

 

圍繞可能到來的失業潮,孫立平提到的這五方面,的確目前影響范圍很大。比如房地產方面,不說其他的,單就恒大的倒掉,牽扯上下游合作單位、企業以及員工就數量龐大。數據顯示,恒大資金鏈斷裂將牽連8,441家企業,另外恒大目前有14萬員工,317萬相關崗位。

 

再如教育“雙減”引發的教培行業的集體性失業潮。7月24日,義務教育階段雙減政策發布,嚴禁資本介入K9學科培訓,國內教培機構自此一蹶不振。裁員,成了各大機構的集體選擇。粗略估計,校外培訓業的從業人員有上千萬。落實監管措施後,學科類培訓的失業人員的流向,一是轉行求職,二是可能轉為做“地下”生意,包括做上門家教,或者在小區里租房開展“別墅培訓”。

 

在疫情爆發前,孫立平曾撰文發出擔憂:中國會不會迎來艱難十年?在孫立平看來,總體看中國手里的牌是不錯的,因為如果中國正在經歷的兩個轉型(一個是城市中的以房子為中心的階段向后置業時代的轉型,一個是農村中的從過去溫飽狀態向傳統耐用消費品階段的轉型)成功的話,會釋放出一個巨大的新的需求,特別是城市從以房子為中心的階段向后置業時代的轉變更是如此。

 

孫立平說,“如果我們能創造出種種相應的經濟與社會條件,實現這兩個突破,兩個轉型,兩個巨大的新的需求就會釋放出來,新的發展動力就會形成,中國經濟就會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就此而言,中國未來一二十年經濟發展的空間應當是非常廣闊的。當然,如果這兩個突破和轉型不能實現,就將會陷入我們幾年前就開始講的中等收入陷阱。”

 

也就是說,我們手上的這把牌其實是不錯的,至少從理論和邏輯上來說是如此。關鍵的問題是,我們能不能在國際國內兩個方面創造出有利于實現這兩個轉型的條件。

 

從國內來說,關鍵在于老百姓的消費能不能真正上一個臺階,即老百姓有沒有足夠的購買力,有沒有足夠的消費能力,有沒有相應的消費愿望。在這方面需要注意和解決的問題是:過去這些年高房價和高稅負,耗干了人們的消費能力,甚至透支了未來的消費能力。財富的縮水,物價的上漲,未來養老的壓力,則在惡化著人們對于未來的預期。

 

從國際來說,關鍵在于我們有沒有一個好的、和平的、友善的國際環境,可以有利于人們形成對未來明確而穩定的預期。而這種預期,無論是對于民間的投資行為,還是對于人們消費愿望的形成,都是極為重要的。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這方面的條件可能正在變得越來越不利。

 

基于這樣的內外局面,我們該怎么辦?孫立平教授提出了五點建議:

 

第一,要謹慎地使用現有資源,把這些資源用到關鍵的地方。應當說在過去改革開放的四十年,我們積累了一些價值、積累了一些資源,F在要善用這個資源,謹慎地使用這個資源,要把這個資源更多的用在國內發展上。

 

第二,在國內發展方面,要將有限的資源更多地用在民生上。而在民生的問題上,要重點來解決老百姓生活中最棘手的一些問題。在過去的經濟擴張期,特別是在勞動力比較充裕的情況下,多干一些大事,尤其是在基礎設施的建設方面,是應該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明顯不同,要降低各級政府在干大事上的沖動,特別是要減少政府在這方面的投資和補貼。

 

第三,要更多地藏富于民,F在很多人對舉國體制、對集中資源辦大事有一種浪漫主義的情緒。當然舉國體制確實有其優勢,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但是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前提是大量資源的集中,F在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關鍵期,是消費升級的關鍵期。如果過于強調集中力量辦大事,過多的從民間抽取資源,這樣勢必會削弱民間的消費能力,從而加大經濟轉型的力度。

 

第四,要有真正的壯士斷腕的決心,精簡機構,實現政府瘦身。因為中國特有的權力機構,現在我們廣義的政府可以說是多套系統并行。幾大班子,機構臃腫,人員眾多,權力機構所包含的部門繁多,行政的層級也很多,由此形成的財政負擔相當沉重。因此,必須痛下決心,精簡機構,減少冗員,減輕社會的負擔。

 

第五,從企業的角度來說,也是這個道理?傮w來說應當收縮規模,停止擴張型發展,把精力和資源集中在比較有把握的、將來有前景的有限的領域中。把這樣的事情做精、做好,這可能是將來立于不敗之地的最基本的保障。

個人簡介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從80年代中期開始從事社會現代化的研究工作,并成為社會學研究領域的知名學者。90年代初,逐步轉向對中國的社會結構的研究。著有描述中國改革處在十字路口處境的《斷裂》、《失衡》等。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欧美俄罗斯乱妇

<big id="xzxbp"></big>

<big id="xzxbp"><strike id="xzxbp"></strike></big>

<strike id="xzxbp"><noframes id="xzxbp"><pre id="xzxbp"></pre>

<em id="xzxbp"></em><thead id="xzxbp"><noframes id="xzxbp">

<pre id="xzxbp"></pre>
<font id="xzxbp"><th id="xzxbp"></th></font>

<th id="xzxbp"></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