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zxbp"></big>

<big id="xzxbp"><strike id="xzxbp"></strike></big>

<strike id="xzxbp"><noframes id="xzxbp"><pre id="xzxbp"></pre>

<em id="xzxbp"></em><thead id="xzxbp"><noframes id="xzxbp">

<pre id="xzxbp"></pre>
<font id="xzxbp"><th id="xzxbp"></th></font>

<th id="xzxbp"></th>
[更多專訪]

可穿戴計算之父:元視覺與可穿戴計算

——價值中國元宇宙行業領袖專訪系列

價值中國:1970 年代,計算機體積龐大,并且大多數人對無線網絡并不熟悉。 在這樣的環境下,您最早發明數碼眼鏡的靈感和動機是什么?

Steve Mann:在 20世紀 60 年代和 70 年代,也就是我成長的時代,我產生了將技術應用于人類的設想。

       我看到各種各樣的技術在我周圍的環境中生長。“環境(environment)”一詞原指我們周圍的事物,例如自然環境或教室等非自然環境,所以我創造了一個新詞,“內境(invironment)”,它是“環境”的“倒數”,也就是和環境互相關聯、卻又彼此相反的事物。我產生了創造技術“內境”—即自我技術的想法。

        在 20 世紀 60 年代和 70 年代,也就是在我的童年時期,我也對制作衣服這一想法十分著迷。我父親在一家男裝制造廠工作,我長大后自己做衣服,將技術融入服裝。服裝是“環境”與“內境”的分界線。鞋子、衣服、眼鏡等,構成了“環境”與“內境”的界限。

       因此,我著迷于這個邊界,以及個人正如國家或民族一樣,被鞋子、衣服和眼鏡等分界。因此,我的許多發明,如可穿戴計算機和液壓機,以及水—人機交互(water-HCI)理論圍繞著這一理念。

價值中國:眾所周知,您被譽為“可穿戴計算之父”及“可穿戴增強現實(AR)之父”,是什么讓您保持高度的熱情在這個領域深耕了這么多年?

Steve Mann我被“Vironmentalism”這一理念所驅動,即在代表我們自身的 “內境(invironment)”、和代表我們外部周圍的“環境(environment)”之間的邊界上“游戲”。

       我正在繼續探索智能服裝、智能鞋、智能眼鏡,以及流暢地跨越邊界的流體用戶界面。

 

 

價值中國:你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直到最近,大多數人都傾向于帶著輕微的好奇和困惑來看待我和我的作品。 沒有人真正考慮過這項技術對整個社會的意義。” 能否詳細介紹一下 AR(增強現實)將帶來的社會影響?

Steve Mann:在 20 世紀 60 和 70 年代,很少有人能理解我對元視覺(Metavision)和可穿戴計算的想法和發明,更不用說理解(視境主義)“Vironmentalism”這一核心概念了。

  1991年,在麻省理工學院,我和 Charles Wyckoff 一起提出了 XReality 這一概念及術語,即作為擴展現實(eXtended Reality)的 XR 理念。最終,全世界似乎都接受了 XR 這一想法。

價值中國:AR 和 VR 的主要導向區別是什么? 有人說:“VR 是以機器為導向,AR 是以人為導向”,您對此有何評價?

Steve Mann:我們可以用我的理念來理解這一問題:VR 是關于“環境”的,AR 則是關于“內境”的,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真的需要從 VR + AR 轉向我和 Wyckoff 提出的概念,即作為擴展現實(eXtended Reality)的 XR,特別是 XReality 元視覺。

 

價值中國:可穿戴設備在即將到來的元宇宙時代扮演什么角色? 它們與 AR/VR 的角色相同嗎?

Steve MannXR 是元視覺(Metavision)的基礎。就其本質而言,XR 關注的是物質邊界、以及對于跨越邊界到民族國家的事物的管理。

        從這個意義上說,XR 就像一個個人的“海關辦公室”,可以過濾我們的現實:不僅僅是增強,有時我們可能希望減弱我們周圍的現實,如過濾掉分散注意力的或具有壓倒性的內容,而 XR 同樣能夠做到這一點。

       一個很好的例子是戴我的 HDR 焊接玻璃,它實際上削弱了圖像的明亮部分、并增強了圖像的黑暗部分,同時覆蓋掉了虛擬內容。

 

價值中國:能否請您簡單介紹一下您與“AI(人工智能)之父”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奇點”概念的提出者庫茲韋爾Ray Kurzweil 共同提出的 HI(Humanistic Intelligence)這一新理念?

Steve Mann:Marvin Minsky、Ray Kurzweil 和我將“智能面紗社會”的相關概念整合,并在 IEEE ISTAS 2013 上發表了我們的研究成果。我們在其中提出了"人類智能"(HI = Humanistic Intelligence)的觀點。

       人類智能HI 是指,通過將人類置于計算過程的反饋循環中而產生的智能。

  我們將 HI 視為一種可解釋的 AI 形式,其中將解釋嵌入作為一項要求。例如,任何最終用戶都可以審核,但卻無需該最終用戶請求任何特殊許可。 最終用戶可以在保持完全隱私的同時審核 AI,而不必讓任何人(包括創建者或任何關聯方)知道。

 

價值中國:您認為可穿戴設備有什么結構缺陷嗎? 即便可穿戴設備整體上還處于起步階段,您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可穿戴設備會成為像智能手機一樣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嗎?

Steve Mann可穿戴設備在過去幾年已經成為醫療保健的核心手段之一。 例如,我們現在有了“健康逆向監督”(個人利用科技,對組織機構或外界環境進行的記錄和監視)的概念,它平衡了現有的“健康監督”(政府和其他組織對于社會環境和個人的監視)。

  【特別項目】請通過 Safetyborg.com 在社交媒體上關注我們,加入我們的麥克盧漢計劃(McLuhan Program)的 Priveillance.com 工作組。

 

 

(采訪/撰文  李明越)

Steve Mann
簡介

Steve Mann 被廣泛認為是“可穿戴計算之父”[IEEE ISSCC 2000]。 他作為藝術家、科學家、設計師和發明家的工作,使多倫多在1980年代成為世界可穿戴技術的中心。

1991年,Mann將這項發明從多倫多帶到麻省理工學院,作為其第一位成員創立了 MIT 媒體實驗室可穿戴計算項目。 用實驗室創始主任尼格羅龐蒂(《數字化生存》作者)的話說:“Steve Mann 是一個完美的典范……他堅持自己的愿景,并最終建立了一個新學科!

Mann還在 1998 年發明了智能手表可視電話(可穿戴計算機),2000 年登上Linux Journal封面,并于2000年2月7日在IEEE ISSCC2000上發表,被評為“可穿戴計算之父”。 時至今日,多倫多仍然是可穿戴技術發展的國際重鎮。

Mann的其他一些發明包括 HDR(高動態范圍)成像—現在幾乎應用于所有商業制造的相機,比谷歌眼鏡早30年的EyeTap 數字眼鏡,以及 Metavision(元視覺)的概念及其實現 ,即可視化視覺、感知傳感器和感知它們的感知能力)。

Mann還是Meta公司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Meta 是一家總部位于加利福尼亞的初創公司,籌集了 7500萬美元用于開發 Metavision元視覺眼鏡。
京ICP證041343號 京ICP備12005815號 京公網安備11011202000565號
Copyright 2004-2022 版權所有 價值網
欧美俄罗斯乱妇

<big id="xzxbp"></big>

<big id="xzxbp"><strike id="xzxbp"></strike></big>

<strike id="xzxbp"><noframes id="xzxbp"><pre id="xzxbp"></pre>

<em id="xzxbp"></em><thead id="xzxbp"><noframes id="xzxbp">

<pre id="xzxbp"></pre>
<font id="xzxbp"><th id="xzxbp"></th></font>

<th id="xzxbp"></th>